点击登录


我们为什么仍需要鸡汤



罗永浩




我和所有人一样,都是懒惰的、容易放弃的、坚持不下去的、没有毅力的。所有人都是这样,这个你也不用感到自卑,因为我们从基因上就是被设计成这样的。我们生来就是懒惰的,这本来是一个进化的需要,你不用为此感到难过,我们都是受这个控制的。

因此当时我想到的另一点——我相信你们也有过这样的经历——就是年轻的时候,你可能去听过一场热血沸腾的人生励志讲座,大家可能都有过这样的经历,听完了之后睡不着觉,连夜决定背单词,掏出一本《朗文词典》或者《韦氏词典》,连夜就开始背,眼睛发亮,瞪得像铜铃一样。同宿舍的朋友们叫你过来打麻将,你就用鄙视的眼神看他们一下说:“庸俗。”然后在那儿开始背单词。

晚上只睡三个小时,第二天特别亢奋,虎虎有生气,这种美好的、进步的状态,你们都有过经验,通常都维持多久啊?一般就是两三天。有一句话叫“三分钟的热血”,说的就是这种人。其实所有人都是这样的。到了第三天,你一看这个词典,心里就呻吟一声,心想怎么又是你!就是这种感觉。

那么,如果我们想获得持续的人生进步,保持这种美好的、亢奋的状态,最好是每三天听一场热血沸腾的人生励志讲座。这是效果非常理想的。但是你想想,我们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条件呢?即便你是一个亿万富翁,都未必有这样的条件。因此,退而求其次,可能实现类似效果的是什么呢?看一些所谓的励志的、成功学的垃圾书籍。

我小的时候,这类图书还是非常多的,我很瞧不上成功学的书。你们知道什么叫成功学的书吧?就是什么卡耐基啊,谁动了谁的奶酪啊,什么高效能人士的几个臭毛病啊,《最伟大的推销员》、《羊皮卷》、《人格的力量》……就这些破书,知道吧?

成功励志的那些书籍,我从小就不怎么看,因为我知道这些东西是没有思想、没有内容、没有营养的。

全世界的成功学书籍,出了几亿种,归根到底就是一句话:只要努力,就能成功。嗯?我不是很清楚你们为什么要为这句话鼓掌,这只是我精彩的演讲中很平庸的一句话嘛。我平时是不看这些书的,但你要明白的一点就是,当你定下一个艰巨的、阶段性的计划的时候,有这么几本书放在床边,绝对是最好的精神鸦片。

你不要迷信那些成功学大师,都是江湖骗子。你备着那么几本书的好处就是,你什么时候坚持不下去了,随手拿起来一翻,就像精神鸦片给你打一针,又能坚持三天。因为我之前有过类似的经历,所以我这次就很技术性地准备了这些东西。我当时采用的方式就是去海淀图书城的旧书摊,买最便宜的那种破书。

在中国书店里,有两种旧书:一种是两毛钱一本收进来,三毛钱一本卖给你的;还有一种是两毛钱一斤两斤地收进来,三毛钱一斤两斤卖给你的。到那里精心挑选,一看,全是成功学的书,因为这种书出得太多太滥。我一共去了三次,双肩背的背包每次能背三十斤左右,所以一共买了一百多斤回来。然后放到我住的农民房子的门口,堆在那儿,作为战备粮,然后就开始了艰苦的复习工作,开始学习。

跟我想的差不多,就第一次表现得还可以,坚持了四天。再往后全都是三天一放弃、三天一放弃这样子。

第一次坚持四天的原因只不过是天气不好,天天下雨,于是我就关起门来学习,反正下雨也不想出去,就在家背背单词做做题挺好的。

到了第五天早上突然放晴了,你知道北京总是黄扑扑的天,难得有一次蓝天白云。我那个房子在六楼,附近的房子都很低,我往城里的方向一看,远远地感觉滚滚红尘。耳边好像传来——就是出现幻听的现象——一个邪恶的声音说:“年轻人,快进来玩吧。滚滚红尘啊,在郊区干吗呢?大好青春,是吧?”

我一想是啊,于是掏出手机给城里的狐朋狗友打电话,他们说,赶紧出来吧,啥也别说了,就这样。然后说好了晚上去哪先吃饭,再唱歌、捏脚,说得很热闹,我就起来收拾了一下。走到门口,就看到那些书上落满了灰,买回来五天了,一次也没有碰过,于是想应该给它们一次机会。

我随便拿起一本书,翻了不到三页,就有一句精神鸦片像雷电一样击中我,就是李敖年轻时候讲过的一句话:不怕苦,吃苦半辈子;怕吃苦,吃苦一辈子。我当时看到那句话,心想:说得多好啊。你想,我当时就是一个二十多岁快三十岁的人,一事无成,现在刚制订了一个阶段性的人生计划,挺了不到三四个月又准备放弃了。

在这个节骨眼上,居然有个台湾人在几十年前说了这么一句话,怎么就阴差阳错被我看到了呢?这种神奇的感觉,就有点像是我们失恋的时候,在马路上听到任何一首情歌,都觉得那歌词是唱给自己的,就是那种神秘的感觉。

然后我当时羞愧不已、号啕大哭,跪在地上又撞墙又打滚、抽搐,最后冲进浴室穿着衣服就冲了一个冷水澡。回到电脑边上,冷静下来,先背单词然后做题,做题做恶心了背单词,背单词背恶心了做题。这样轻轻松松又挺了一天,到第二第三天,很犹豫,但还是挺下来了。

到了第四天,一模一样,又想放弃了,就觉得我这是干吗呢,大好的青春在这儿耗着,于是又想放弃。走到门口看到那些书,心想应该再给它们一次机会,于是又拿起一本……

拿起另外一本,随便一翻,翻了不到三页,又一句精神鸦片,说:“失败只有一种,那就是半途而废。”我心想:哇,说得多好啊!然后号啕大哭、满地打滚,又不行了。冲到卫生间洗个冷水澡。这次很极端的是甚至把光鲜一点的衣服都剪掉了,就只剩些秋衣秋裤,不能出去见人了。反正院子里有农贸市场,能出去买点菜回来就行了。但后来为了出去,又买了一些新衣服。平均每三天放弃一次,绝不夸张。

中间有一两次,狐朋狗友实在不忍心了,杀到郊区把我拎出去滚滚红尘了一把。但基本上靠着那堆书,我坚持到了最后。




小站已提供1477750次浏览
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