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登录


安于流年,浅笑花开



佚名




夕阳微醺,我途径荷花的盛放,清风吹过,兀自摇曳。让人想起那句诗:惟有绿荷红菡萏,卷舒开合任天真。沉郁了很久的我,浅浅笑了,夏天来了,家乡的湖面也该是水面清圆,一一风荷举了。

站在岸边,花绽绿水,涟漪轻波,容易让人沉醉,忆故园,思往事,情深深雨蒙蒙,那年的故事,那年的情愫,那年的人,昏黄的画面依旧如此清晰,眼睛在眨着,遐思在飘着,却在恍惚中,听见朋友叫我一声,嘿,该走了!

从神游中回来,对着朋友笑靥如花的脸,自己也轻轻笑了。也是,岁月走了,感情走了,故事散了,人也散了,我也该走了,如果不能再拥有,那么我得学会放手了,就让记忆藏在心底某个地方,余韵袅袅,却不再悲伤遗憾。

红尘中有多少梦,那一帘幽梦空,也在运命的轨迹中,曾经会说奈何缘浅情深,而今只说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。不是每一份深情都能走到结局,不是每一个故事都会有后来,不能总是,问佛陀何为因果,问世间情为何物?

当时光远去,故事在流年中风干,我也渐渐长大了,流的泪,已经悄悄擦拭了,受的伤,也慢慢愈合了,那条畸形的疤痕,也被纹饰成最唯美的荷花,灼灼绽放于心湖,叹桃花,已不知人面何处去,惜情浓,也不过几年梦一场。

散了,这一季动情。洒了,这一地红泪。

不是有情胜似有情,如果爱是一场负债负累的宴席,不如随缘若云离合聚散。道是无情却有情,那是历经时光沉淀后的一种从容不迫的好久不见之情,不再是互相缠绕的爱的青藤,已是各自寻墙为故事的枝蔓。

花会离枝,叶会离树,我们也会彼此离开。坐在深夜的窗前,睡意清浅,皎皎明月轮,情愫顷刻弥漫心海,想起古人曾说,不应有恨,何事长向别时圆?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

如若不曾遇见,如果不曾深爱,如若不曾分离,一切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。陨落的星辰落于大地,已不再是当初的模样。离开的我们散落天涯,也不再是当时的情感。原来,有些感情真的经不起时空的磨损,各安流年。

当懂得的那一刻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我却笑了,该是悲欣交集。且看红尘滚滚,多少劳燕分飞,人海茫茫,多少擦肩而过。从来不是世间无情,本就烟花易冷,人事易分,本就世事变化,人生无常。

谁对谁情有独钟,也不过刹那芳菲尽。青春颜若舜华,惊艳的美也破碎的逝,宛如一场最纯粹的初恋,浅尝辄止,酸酸甜甜。回首默然在清泪中明白,爱情也是有一定期限的,与人生相似,到点了,终是得离开的,那场欢喜,应知足。

忆你一次,无关情缘深浅。寄你一曲,不问曲终人散。

席慕容曾说,我们也来相约吧,相约着要把彼此忘记。与自己和解,舒云淡月,似水流年,各自如花美眷,浅笑从容,不再是岁月一笔流伤的风花雪月,而是莫不静好的三千韶光,各居红尘的两座城市,浮生烟火摇漾。

爱恨不过一念之间,聚离不过一线之隔。牵手不是奢侈,一生却是妄谈,相爱不是奢求,一世却是妄言。挥手作别昔日的彩云,并没有想象之中的艰难,人散后,天边出现鱼肚白,海市蜃楼不是幻景,旭日又东升了。




小站已提供1476623次浏览
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