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登录

书到用时方恨少,事非经过不知难。

陆游


1986年的上海 

距今已有34年。


有一种尊严,叫做梦想



佚名




这已经是在北京的第十个年头了。

十年前,十八岁。抛下了身边的一切,毅然来到这个从未蒙面的城市。独自坐了33个小时火车,拖着一个绿色大箱子和黑色小包站在西站的北门,那场清晨六点的薄雾,仿佛依稀还未散去。

可能每个人年轻的时候,都会认为自己和芸芸众生是多么地不一样,又最终发现在自己身上并没有发生多么与众不同的故事。

儿时的我,以为在这个首都的名牌大学,会有优秀的人生导师,训导新鲜的讲义,六年苦读,才悟出图书馆里的自学才是不荒废时光的唯一途径。所谓的名校和导师,不过是一场有意无意的玩笑和骗局。

这其实不过是地球上众多巨无霸城市中的一个,大家每天都在思考怎么才能打到车、尽可能避开人流,从一个地方到达另一个地方,祈祷这一天能办成一件事情。这不过是一个资源匮乏的城市,以至于政府会想尽方法去限制需求,有钱未必能买车,摇到号未必能买到想买的车,买到车未必每天都能在大街上开,停在小区未必就有车位。以此类推到房子,户口,甚至是一个Iphone4。就连平安大街上,想吃半斤栗子都要排2小时的队。

在这里,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被设立了极高的门槛,从上学、工作、生子,直到公墓里一个几百万的席位。人生一下子变得充实,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做,有太多的目标必须去为之奋斗。让死不起、病不起的人,都好好活着吧。

下一个十年,不知道会生活在哪个城市。华灯朦胧,寒夜悄至,尽管呼吸着浑浊的空气,默默地走在一个人的拥挤的地铁,但对北京,还是眷念的吧?毕竟,它给过我希望。



点击登录


小站已提供1477500次浏览


回到顶部